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新闻 > 本文内容

激进的并购和新公司的创立给腾国国际带来了资

作者:jojo666 ♥ 源自:http://www.kaixinjiakao.com ♥ 时间:2019-08-26 14:20:47 ♥ 点击:111[手机版]

本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买买买之后的资金链问题仿佛是一根导火索,将“中国商业服务第一股”,国内的票代巨头

  利润下滑,股东腾邦集团债务违约、原实控人钟百胜大规模质押后“金蝉脱壳”、主业航空客运销售代理业务被国际航协“封杀”、公司及子公司45个银行账户遭遇冻结……与此同时,位于深圳的总部又被曝出票代上门讨债。对此,新京报记者通过电话、邮件联系,未获回应。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就在危机爆发前后,腾邦国际在全国各地的分支机构开始悄然与腾邦国际进行“切割”。

  8月21日和22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腾邦国际位于北京的两家控股孙公司和一家分公司,三家公司均先后向记者“撇清”与腾邦国际的关系。而另一家位于北京的分公司则已显示“经营异常”。

  “大概是5月份的时候,我们就和他们(腾邦国际)脱钩了。”8月22日,在位于北京西城区的北京鲲鹏之旅航空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鲲鹏之旅),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

  天眼查显示,鲲鹏之旅主要经营业务为保险兼代理、代售飞机票、火车票等。2019年6月24日,鲲鹏之旅原大股东、腾邦国际全资子公司深圳市腾邦商贸服务有限公司退出股东行列,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自然人张三峰。不过,张三峰目前还是腾邦国际全资子公司、深圳腾邦经纪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鲲鹏之旅)工作人员称,今年6月份已完成工商变更,腾邦国际在官网上的信息可能未及时更新。“他们是在深圳,我们是在北京,他们的一些介绍我们管不了。”尽管已与腾邦国际“脱钩”,鲲鹏之旅门外的墙壁上,悬挂的仍然是与腾邦国际有关的标语。工作人员解释,“流程已经走完,新牌子还没来得及做”。

  记者注意到,鲲鹏之旅这一“脱钩”动作,发生在腾邦国际危机发酵前后,早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腾邦国际被曝“欠债不还”;6月份,腾邦国际1.125亿元债券出现违约。

  “腾邦国际这个事情对公司确实有一些影响,比如说航空公司和资金担保方面。”鲲鹏之旅上述负责人称,“但是没有票代上门讨债。因为票代认的是我们(鲲鹏之旅),不是腾邦。虽然以前从公司体系来说,我们是被腾邦收购了,但是对于票代来说,我们是我们,腾邦是腾邦。”

  目前仍在腾邦国际“体系”内的北京腾邦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腾邦)和北京捷达假期(以下简称捷达假期),均以独立经营、独立核算为由,表示未受腾邦危机影响。“根据工商资料,(目前)这两家公司均由腾邦国际间接控股。”

  腾邦国际在官网上还有一家北京分公司,即腾邦易程。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在去年10月底列入“经营异常”,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鲲鹏之旅等只是腾邦“体系”避险的一个缩影。据工商信息统计,2019年上半年,包括鲲鹏之旅,共计11家关联子公司或孙公司与腾邦国际完成股权关系切割,脱离时间集中在5-7月,大多数企业的主营业务都有航空票务。截至目前,腾邦国际并未发布任何公告对上述事宜进行披露。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11家企业大部分是在2015年、2016左右纳入腾邦国际体系,而这两年正是腾邦国际的扩张高峰。大多数企业的主营业务都有航空票务,包括云南腾邦国际航空旅游有限公司等很多都是当地有名的大机票代理商或者平台。

  腾邦国际4月24日披露的《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显示,2018年度,上述11家关联子公司或孙公司均对腾邦国际形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期末往来资金余额逾4617万元尚未偿还。

  子公司纷纷与其切割,是否与腾邦国际目前的债务状况有关?上述11家关联子公司或孙公司的非经营性占用是否已偿还?8月23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腾邦国际,对方要求记者发送采访邮件。截至发稿,腾邦国际尚未回复记者的采访邮件。

  今年6月10日,源自大股东(腾邦集团)的债务违约也给腾邦国际的困境(去年净利润下滑)雪上加霜。腾邦集团公告称,由于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公司未能按时足额支付“17腾邦01”2019年度利息,涉及资金1.125亿元。据了解,该债券发型规模15亿元,募集资金拟用于偿还金融机构借款和补充流动资金。